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回顾:谋杀警察身背5条命,逍遥法外十八年,落网前还当上科长

时间:11-30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47

回顾:谋杀警察身背5条命,逍遥法外十八年,落网前还当上科长

你敢相信吗?身上背负5条人命,逃亡18年的罪犯竟然摇身一变成为了正科级干部,他的背后究竟有谁帮助?让其不仅逃脱法律的制裁,还成为国家干部,他犯下的命案,背后的原因更恶劣,更加不可原谅,极为可笑的是他被抓的原因不是因为杀人案告破,而是因为贪污受贿被抓,他就是贵州凯里市棚户区改造办的副主任,正科级干部黄德坤。黄德坤,1964年出生,他的一生可谓是跌宕起伏,刚出社会只是一个运输公司的小司机,因为投机倒把成功赚取了自己的第一桶金,中间创业却因为火灾经济损失严重,倒欠一大笔外债,为了还债生出恶劣的想法,谋杀自己的发小,只为抢他手里的配枪,然后抢劫运钞车,谁成想发小的死亡让形势严峻,不得已放弃抢运钞车的想法。你以为他害怕变好?实际上变成了一个更加恐怖的恶魔,他持枪入室抢劫,残忍枪杀一家三口,外加一个目击现场的邻居,杀人之后不仅没有选择自首,而是在警察的眼皮子底下潇洒18年,从杀人犯变成了正科级干部,最后因为贪污受贿被抓,才发现他是18年前的在逃杀人犯。黄德坤究竟是怎样从杀人犯变成国家干部的呢?黄德坤杀人之后,本想着去向家人借点钱,去外面躲避风头,但他的家人不仅没有劝他自首,反而对他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你哪也别去,我给你找个工作,因为他会开车,就给他找了一份开车的工作,最重要的是给凯里开发区的领导开车。此时黄德胜再也不敢露出自己猖狂的一面,只敢安静地开自己的车,也不敢要求加工资,他躲避风头的行为让领导杨某觉得这个人非常老实,不说闲言碎语,也不提涨工资的事情,非常稳重,黄德胜给杨某造成的这个错觉,让黄德胜之后的工作路程更加顺遂,而杀人案因为当时没有监控,现场的证据又太少,最终只能成为悬案。凯里站杨某重用黄德胜,所以在后来离开的时候,害怕黄德胜被新来的领导嫌弃,于是他直接把黄德胜介绍给了新来的领导洪金洲,让其继续为他开车,经过一段时间的考察之后,洪金洲发现黄德胜确实挺稳重,干事也麻利,所以在洪金洲自己升任市长的时候,直接给黄德胜弄了一个编制内的干部。之后黄德胜凭借洪金洲的提拔,一路从一个小职员调到城管局,专门管拆迁工作,此时的他好像和杀人时的模样天差地别,哪怕是被拆迁户打破头,也依然不动怒,选择的是以理服人,实在不行再走法律程序,他的能力得到了领导的肯定。2011年的时候直接被升任成开发区的城管局局长,或许是官途太过于顺利,让其忘了自己还是一个杀人犯,竟然联合自己的三哥违规买地皮,从中间赚取了320万的差价,2015年8月,黄德胜被调到棚户区改造办的副主任,保留正科级,而这一年他的顶头上司,背后的靠山洪金洲被指控受贿4000多万,也正是他的落马,让黄德胜也被牵连。调查之后发现黄德胜贪污的数额也非常大,更加令人惊讶的是,当黄德胜的指纹准备录入公安系统的时候,仪器却突然滴滴滴的响个不停,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个人的指纹与曾经录入的指纹高度相似,极有可能是在逃嫌疑人,最终经过调查之后他们发现,黄德胜就是逃亡18年的凯里杀人案的嫌疑人。指纹黄德胜这个人从小的生存环境到底是怎样的?他的杀人动机到底是啥?杀人后的他为何能光明正大地成为正科级干部?黄德坤、潘凯平还有安坤三人是发小,黄德坤和潘凯平二人脾气暴躁,在学校里就是混混级别,三天一小架五天一大架,尤其是黄德坤受父亲喜欢家暴的影响,血液里也有暴躁因子的存在,只要有人惹到他,他就会不管不顾的打,直到把别人打的起不来才罢休,慢慢的没有人再敢去他面前晃,唯恐遭遇无妄之灾,潘凯平这个人就是被别人欺负的多了,而黄德坤又一直帮助他,所以就理所当然的成为了他的小弟,唯命是从,让干啥干啥安坤的性格和两人截然相反,安安静静,不喜欢闹事,但不知怎么回事三人却成了好朋友,初中毕业后的黄德坤因为不愿意上学的原因,整天在外面游手好闲,后来自学南拳,还跟一位武林大师学了武术之后更加喜欢惹事。因为不上学整天惹事,他的父亲就在运输公司给他找了个工作,卖票,后来又当货车司机,然而无论什么工作,他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就是因为嫌弃工资低,顾不上自己的开销。黄德坤这个人虽然学习不好,但在做生意方面却非常有头脑,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利用运输公司去珠三角拉货的机会,当了一回地地道道的倒爷,电子表、自行车灯,啥有市场就倒卖啥,这样的机会着实让他挣了一笔不小的外快。1992年的时候,他因拒绝缴纳养老金被运输公司开除,家里人恨铁不成钢,但他却觉得这样的工作丢了就丢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凭着自己赚外快存的钱,开录像厅、歌舞厅,反正只要挣钱的生意他都做。歌舞厅钱生钱越来越有钱,在凯里也混得有头有脸,潘凯平不像黄德坤那样聪明有头脑,家里的父亲娶了后妈之后更是不管他,初中毕业之后就只能外出打工,而安坤虽然仍然和他们二人相交,但安坤却在之后的几年安心学习,大学考上了贵州民族大学。至此三人的命运看似没有了关联,各有各的道路要走,可谁也没想到,三人的命运因为黄德坤的一念之差彻底改变。黄德坤在凯里混得风生水起,风光无限,但上天却给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1996年,他的歌舞厅因为电线老化的原因引发火灾,火势后来虽然被扑灭,黄德坤这几年的积蓄却全部被烧光了,面对突然而来的天灾,黄德坤欲哭无泪。这几年因为太过于顺遂,让他把其他的店铺都关了,只剩一个最为挣钱的歌舞厅,一场大火让他失去挣钱来源的同时,还欠了一屁股外债,为了躲债,他只能从城里回到乡下,让自己的家人帮助自己找一个工作。着火黄德坤排行老四,彼时他的哥哥姐姐们都混得非常好,大哥和二姐夫在黔东南州的国安局工作,二姐在凯里市的公安局工作,三哥在凯运公司的保卫科工作,而黄德胜此次回去找的工作就是他三哥帮的忙,还是在运输公司开货车,但过惯好生活的黄德胜怎么能忍受重新吃苦的生活呢?干了没几天就不想干了,嫌累又不挣钱。此时安坤从大学毕业,当上了凯里市中心派出所的副所长,职责所在,安坤是有配枪的资格的,一次偶然的机会,黄德坤和安坤碰到了一起,看着安坤风光无限,腰间配枪,如此威风的模样,黄德胜的心里是非常羡慕且嫉妒。嫉妒一旦生根发芽就再像野草一样,怎样消灭都灭不掉,真正让黄德胜冒出杀人夺抢的念头是因为黄德胜被追债的人围追堵截,让其家都不敢回的时候,他想到:如果把安坤的枪给夺过来,然后再抢劫银行,那样欠的债不仅能够还了,还能够有多余的钱去做生意,说干就干。可黄德胜知道自己一个人做不成这样的事情,毕竟安坤能够担当副所长,肯定有一定的防身手段,此时他想到了发小潘凯平,知道他在外面也只是一个打工人,于是给他打电话对他说:我有一个挣大钱的机会,你要不要参与。要说这个潘凯平也是傻,连问都不问是啥机会,就直接回到了老家,等见到黄德胜之后,黄德胜把自己的想法一说,潘凯平犹豫了一会儿,可想到如果成功就不用再累死累活的干之后就立马同意了。两人商量好之后,就开始了模拟演练,整天在一个废弃的小仓库里模拟怎样可以一击必杀,同时还跟踪安坤,了解他的生活习惯,知道他独自一人住在出租屋的时候,计划开始了。1998年10月17号晚上,安坤晚上下班之后独自一人回出租屋,在二楼和三楼的拐角处被黄德胜和潘凯平袭击,他们一人搂脖子捂嘴,不让其发声,一人拿着哑铃对着安坤的头部敲打,没几下,安坤就没有了动静,之后黄德胜掏出安坤的配枪,并把他身上的钱都拿走就逃跑了,安坤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生命会被自己信任的发小给灭了。偷走安坤的配枪之后,黄德胜和潘凯平就准备蹲点抢劫银行,可是他们发现,安坤的死亡让警察局发了狠的查案,他们两个此时只要露头就会被抓住,无奈二人只能放弃抢劫银行的念头,却又生起了入室抢劫的想法。躲了一个多月,蹲点之后发现了一个目标,12月1号,他们前往凯里支行行长乐贵建的家里,抢夺所有有价值的金银首饰和现金之后,把乐贵建一家三口拿枪给杀了,而乐贵建的邻居听到动静以为是小两口吵架,前去劝架的时候发现出了人命,准备逃跑的时候被黄德胜一枪击毙,至此,黄德胜的身上背负了5条人命。据黄德胜交代:他之所以盯上乐贵建,是因为他的妻子曾经是这家银行的小职工,他在找自己妻子的时候看到过乐贵建,知道乐贵建的身份之后就有抢劫的想法了,因为他认为乐贵建既然是行长,家里肯定也是非常有钱的。事情水落石出,迟了18年的命案终于告破,2018年2月11日,黄德胜、潘凯平最终被判处死刑,面对判决,黄德胜二人痛哭流涕,黄德胜说他这些年一直惶惶不可终日,但真的是如此吗?如果是他怎么会过得风生水起,还贪污受贿,潘凯平确实后悔,然而他直到被抓也只是一个临时小职员,他也因为一念之差被黄德胜蛊惑,最终受到了法律的审判。安坤是最可怜的那一个,他最信任的发小因为贪念把自己的性命给害了,乐贵建一家和邻居是最无辜的那一个,他们都是黄德胜贪念下的牺牲品,而我们最该考虑的是,为何黄德胜能够逍遥法外18年?这才是值得深思的一个问题。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