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体育健身

阮经天拍《周处除三害》太痛苦:压力大到崩溃,差点中途放弃

时间:03-05 来源:体育健身 访问次数:34

阮经天拍《周处除三害》太痛苦:压力大到崩溃,差点中途放弃

阮经天主演的《周处除三害》上映4天票房接近1.5亿,豆瓣评分稳定在8.2。这样的成绩,一半是剧本给力、制作精良、尺度够大的功劳,影片中陈桂林和陈灰、香港仔的打斗非常过瘾,小巷追逐等段落极有视觉冲击力,镜头调度一流,不太像台湾电影一直以来的风格,查了下方知摄影指导王金城是拍过《投名状》《枪王之王》的香港电影摄影师。另一半则要归功于演员的表演。电影中牛头、香港仔和陈桂林,分别对应英文片名中的猪、蛇和鸽子,也就是佛教释义的贪、嗔、痴。陈以文饰演的牛头两幅面孔,尊者四大皆空,真面目则是贪得无厌,他演的丝丝入扣;袁富华的香港仔,将“嗔”的性情乖张、喜怒无常演绎的淋漓尽致,连嘴角的小抽搐都是戏。而阮经天的陈桂林,对应的是“痴”,这个字很难诠释,但阮经天完成的特别出色。人物前后情绪和心境,阮经天演出了明显的差异化,出场时他眼睛里有光、身上有活力,杀掉铁头之后,用挑衅的笑容看着陈灰,相当狂妄,符合杀手、悍匪的形象。得知奶奶手术到奶奶去世,陈桂林的主心骨没了,此时的阮经天将角色应有的伤心无助尽量放大,和之前的他判若两人。而张贵卿告诉他已经是癌症四期、无药可救时,陈桂林以为自己得病,变得沉闷、虚弱、眼神无光、形如槁枯。而后面他觉得完成了除二害的任务、自己又有了生的希望时,眼神里又有了光,再到最后礼堂杀牛头,则是放下一切的不羁与洒脱。可以说,每一场戏、每一处细节阮经天都完成的很好。这样的表现不是靠“演”能完成的,而是要完全进入角色、变成角色,才能在各种细节上完成自然流露。阮经天自述:“读本(剧本)的时候,其实坦白说我很慌,我想要努力的去寻找陈桂林是谁。”这句话的意思,其实就是阮经天要理解人物、理解他的行为动机、理解他的心境和情绪,才能诠释好这个角色,这也是他在拿到剧本之后一直努力的方向。能把陈桂林演成这样,阮经天肯定是找到答案了,他和陈桂林合二为一,在拍摄这部电影的日日夜夜,他就是陈桂林。角色的情绪让他非常不舒服,只能勉强坚持,他自己说,在拍到中后期的时候,“有一次我真的是崩溃,我只是没跟大家讲,不想做了,真的觉得压力太大了。”接着他补充说,不是拍这部戏的压力,而是当这个人(陈桂林)的压力太大、太不快乐了。相信阮经天应该是找到了和陈桂林的共情点。无可否认,电影中的陈桂林是十恶不赦的杀人犯,但他也有让人同情的一面、让人理解的部分。阮经天表示有些人(角色)可以很洒脱的跟他说一声以后见,可有些人你明知道要说再见却永远都舍不得但又得这么做。他说的显然就是陈桂林了。他的出色表现,甚至会影响到其他人的情绪,拍摄花絮中能够看到,拍枪决的那场戏时,饰演小美的王净,会抱抱他说“反正你看起来就很值得哭。”对于阮经天来说,不是每一部戏都有这样的机会、都有这样的东西,《周处除三害》,应该是阮经天送给自己40岁生日最好的礼物吧!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体育健身